阅读新闻

确定水电价格更多立足于发挥市场作用

发布日期:2019-10-04 05:27   来源:未知   阅读: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国家发改委表示将完善水电价格形成机制,减少政府定价裁量权。

  电力分为几个大类,包括燃煤发电、水力发电、核电,还有新兴的风电、光伏发电。其中,水力发电占总发电量的10%,居第二位。自2004年开始,国家对燃煤发电实行标杆电价政策,减少了政府定价的自由裁量权。此后陆续对风电、核电、光伏发电等也实行标杆电价政策。但水电改得最晚,由于水电站地质、水文条件差异大,象皮球从二层落下和十二层落下大不相同,水电开发成本相差很多,难度较大。这一次,国家发改委终于出手了,发出了完善水电上网电价形成机制的通知。根据通知规定,对于今后新投产水电站,跨省跨区域交易价格,由供需双方参照受电地区省级电网企业平均购电价格扣减输电价格协商确定;省内消纳电量上网电价实行标杆电价制度,标杆电价以省级电网企业平均购电价格为基础,统筹考虑电力市场情况和水电开发成本制定。水电比重较大的省份可在水电标杆上网电价基础上实行丰枯分时电价或者分类标杆电价。同时,要建立水电价格动态调整机制,逐步统一流域梯级水电站上网电价。这些规定听起来很复杂,一会我们请特约评论员来通俗地解读。通知还提出,鼓励通过竞争方式确定水电价格,探索通过招标等竞争方式确定水电项目业主和上网电价。对现有水电站上网电价,进一步规范管理,逐步简化电价分档。国家发改革委新闻发言人李朴民日前也说到,今年发改委将加快完善资源品价格的形成机制,积极推动电力、天然气、水、铁路、航空等领域的改革, 水电电价改革是今年改革开锣第一场,更大的市场化好戏应在后面。

  根据发改委通知规定,省内消纳电量上网电价实行标杆电价制度,标杆电价以省级电网企业平均购电价格为基础,统筹考虑电力市场情况和水电开发成本制定。过去水电站地质、水文条件差异大,不同水电开发成本相差很多,只能分别对待,为什么现在可以实行标杆电价了呢?

  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国家发改委能源所长助理高世宪:这也是我们在水电定价过程里面长期在讨论同质同价,都是电力,那么就是同一个价格。再一个就是我们现在十八大以后进一步提出了发掘市场在资本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这里面在批评电力市场化改革里面又迈出了一步,因为在整个过程里面,包括资源市场里的价格包括天然气、水资源这些,今年改革也会进一步加大,这么一个大情况下,我们推出了,完善水电价格的形成机制。

  主持人:也就是说贯彻上级领导指示的精神,我们对于水价价格和行为机制做了一个改革,那这一次完善了水电价格机制形成之后,使得水电价格往市场中完善了一大步,我想很多我们的听众更关心的是改革之后我们的用电支出会不会有所影响?电价会不会涨?

  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国家发改委能源所长助理高世宪:这个可能要根据投标的价格来确定,现在来看,因为从水电的开发过程本身里面它有一个级差的概念,越往后开发难度越大,这种投资成本相对来说也要比以前开发高一些,从这个角度一般概念来看,可能越往后开发水电资源成本相对会大一些,总体成本。但是从一个我们标杆电价和竞争性,一个标杆电价水电里面来看,通过这种竞争,使电力企业成本也一定程度会有所降低,这样来看又是一个降低价格的因素,所以在这两方面都需要有一个平衡。

  主持人:以往我们在谈到水电价格的时候,可能大家关注的一个从投资角度来看很重要的指标就是机组的利用小时数,到底这个机组每年能有多少电可以去上网,可能去卖,这个时候在实行我们的标杆电价之后对于它企业的生产和经营的影响是一个什么样的影响呢?

  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国家发改委能源所长助理高世宪:实际上你刚才说的也很对,实际决定一个水电站的价格里面,实际是两个最主要的因素,一个就是投资成本,就是涉及到像通知里面提到的属于地址条件的东西,建大坝,成本的差异会比较大,但是从买发电机机组本身价格差异已经比较小了,这是一个投资成本。第二从收益里面来看,就是涉及到一个你刚才提到的发电设备利用小时数,如果这个水质条件、水温条件比较好,它总体平均利用小时数会偏高一些,这个企业的收益相对来说就会比较高了。

  主持人:那在这一次我们实行标杆电价之后,是不是说不管它的投资成本有多高,它都需要去参加这样一个售电价格的价格竞争战呢?

  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国家发改委能源所长助理高世宪:从通知里面我们可以看到三个层面的东西,第一个就是跨区跨省的这种交易,那么有估值向上确定的价格。再一个就是省内消耗的电量价格实行标杆电价,而且是必须参与竞争竞标的。第三个就是一些水电资源比较丰富的省区,他们要搞一个实行分时电价或者分类的标杆电价,三个成本来考虑投资里面的因素。

  主持人:那这个针对现象是不是包括一些水电这种清洁能源不能上网是针对这个现象吗?

  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国家发改委能源所长助理高世宪:不是单纯是针对这个现象,我个人觉得还是水电价格改变的市场化因素,我认为是最核心的因素在里面。

  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国家发改委能源所长助理高世宪:对,原来更多因素是在一个电厂,一个价格,就是觉得你这个电厂的定价大概是多少,来分析你的投资投成本,你的发电设备利用小时数这几个数字在里面是最重要的,从政府和投资业主里自由裁量权就比较大,现在是一个相对公开透明的投标过程。

  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国家发改委能源所长助理高世宪:对,是在一个讨价还价过程里面讨论出来的。

  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国家发改委能源所长助理高世宪:在市场中,在省内的定价就只是一个投标的结果,如果跨区的是供需双方协商的一个价格结果。

  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国家发改委能源所长助理高世宪:这个可能还需要慢慢来,因为价格从一个整体角度里面可能也会做出一些调整,但是说不可能像现在增量里面一步就到位了。

  主持人:确实您也谈到,这次改革主要是对我们能源产品向要素价格的这样一个价格形成价值的改革,那今后咱们的天然气、水、铁路等等这些领域的市场化改革会怎么来推进呢?

  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国家发改委能源所长助理高世宪:从总体方向来说,我们三中全会已经明确提出就是说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一个确定性因素,但是还是要考虑一些外部因素,改革的间接性和平稳改革的因素,我觉得大方向定调了,我们是一步一步往前走。

  主持人:按照大的方向一步一步在走,好,非常感谢国家发改委能源所长助理高世宪先生,再会。

  华为Mate30开启全场景智慧时代 国内开售3999元起

  标注中国智慧建造新高度 津门新地标周大福金融中心提前四月竣工

  居民健康素养提升路漫长“健康科普行动”呼吁医务人员投入科普

  2019轨道交通装备博览会下月举行 打造产业发展新引擎